中国恒大(03333.HK)

刚刚!任泽平发长文回应离职恒大:一年前即提出离职,重回学术研究

时间:21-10-11 12:47    来源:新浪

近期,恒大陷入风波,曾经以1500万年薪,成为了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的任泽平,首次面向公众股回应质疑。

任泽平回应,自己进入恒大,就建议公司降低负债,但是负债已经高达82%以上。而且他也认为不应该多元化,比如造车。毕竟大部分公司的多元化都是失败的。但是他的建议并未得到采纳。

此后,任泽平表示自己远离恒大总部深圳,潜心在北京搞研究,多次还警告了房地产泡沫。而市场上流传,说他在2018年判断一线城市房价翻倍,三四线城市房价翻三倍的预测,也是谣言。

现在,由于各种媒体报道,对他本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所以不得不出来回应这些谣言和质疑了。

不过任泽平并未回应自己的年薪问题,以及自己是否购买了公司理财的问题。

原文节选: 

一、谏言降负债、反对多元化

我于2017年12月加盟恒大,初衷是作为一名经济学者近距离观察研究房地产以及民营企业运营,之前了解不多。就像我在2009年公考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,初衷是研究公共政策是怎么出台的一样。

刚入职没多久,恒大负债率已大幅升至86.25%,并计划大举多元化扩张。看到这种情况,当时我希望能够谏言,给这家企业、这个行业乃至社会做出贡献。

在2018年2-4月我牵头研究院提供的公司报告上,明确提出谏言:“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未来三年三大攻坚战之首,任何市场主体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;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主要是金融风险、财政风险、房地产风险等;潜在风险:金融条件收紧,资金变紧变贵,中小房企资金链断裂风险”。“我们可能正进入房地产发展的新阶段,对‘房住不炒’、长效机制、租购并举等一系列重大举措的决心及其影响要有充分估计,转变观念,深化转型。”

但是我谏言降负债、反对多元化的事,在一次公司干部大会上大受批评,而且还批评了很长一段时间,大致的意思就是我格局不够、认识不到公司重大战略。这事恒大的很多高管、员工都知道。刚入职,本打算有所作为,结果就遇到了挫折,对我打击不小,可能很多人包括我并不足够了解企业文化。

二、长年在北京、不在深圳总部,也不在公司核心决策层

后来,我长年在北京,公司总部却在深圳,我一个月去深圳平均不过几天,也完全谈不上公司的核心决策层。很多会议我也参加不了,很多情况不了解,倒也超脱。

在北京的三年,因为远离总部和具体事务,反而得以沉下心来做学术、宏观、行业研究。虽然在公司内部谏言未获采纳,但三年间那些学术理论、宏观行业研究也是恒大给予了空间和支持,也体现了团队成员们的情怀和努力。

三、一年前即提出离职,重回学术研究,此前未回应误解性言论是因为顾及企业陷入困境

2020年下半年,即一年前,我觉得已经做了应有的谏言和努力,但由于言不为用,难以融入。加上判断国家调控地产的决心和力度很大、房地产的时代要过去了,学术研究更加适合我,所以我提出了离职。恒大考虑到我是公众人物,为避免品牌影响,对我进行了挽留。由于我离职的决心已下,终于在2021年3月批准。

有些误解性言论,我之前没有回应。即使离职半年多,我仍然希望恒大能走出困境,有个好的结局,因为那涉及很多家庭!

实事求是地讲,我虽然一年前判断房地产的好日子要过去了,但公司以及其他部分房企形势这么快急转直下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。

2021年3月退出房地产圈以后,我发表的第一个公开观点是“房地产是最坚硬的泡沫”“房地产调控要软着陆,避免硬着陆,用时间换空间”“全球历次房地产大泡沫:催生、疯狂、崩溃及启示”,算是一种基于专业直觉的风险预警,呼吁以城市群战略、人地挂钩、金融稳定和房产税为主的“新房改”,“房地产长期看人口、中期看土地、短期看金融”。这些观点跟我此前的观点一脉相承。

四、“造谣一张嘴,辟谣跑断腿”

网上关于我的言论很多都是假的,杜撰的,真是“造谣一张嘴,辟谣跑断腿”,更何况我还有些清高。

举个例子,网上盛传的“任泽平2018年预测,中国未来10年一二线城市房价翻二倍,三四线城市房价翻三倍”这一言论,是广东一个自媒体小号杜撰的,大约是为了蹭流量、增加关注度,我的微信公号、报告、公开演讲和采访等等都没有说过,完全是被自媒体杜撰造谣,却因观点吸引眼球而以讹传讹。事实上,我们的研究结果是“三四线库存过剩”风险(参考2018年《中国住房存量测算报告》等),怎么可能再预测“三四线城市房价翻三倍”呢?无稽之谈。类似的谣言还有一些。

内容来源:新华财经,泽平宏观公众号